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理论探索-以智慧政府建设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以智慧政府建设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日期:2020-04-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浏览次数:69次


作者:余敏江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是社会治理的大考,凸显了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事实证明,信息技术的有效运用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不可或缺的坚实力量。数字空间、网络社会和智慧政府成为人类活动的重要场景。作为智慧政务、智慧社区、智慧城市、智慧国家、智慧地球等各种“智慧体”建设的重心,具有决策科学化、办公快速化、治理高效化与服务便捷化特征的智慧政府建设已成为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支撑和关键环节。与数字政府相比,智慧政府不仅体现在办公的无纸化、自动化和标准化,而且更多地体现为政府治理的科学化与智慧化。智慧政府强调尊重事实、追求精确、推崇理性和逻辑、注重满足多元化服务,是精细化、智能化、人本化、平等化的深度融合。智慧政府具备“主体”新集聚、动态决策、即时响应和智慧联动等基本特征,显示出在社会治理领域的巨大效能,引领社会治理朝着智慧、理性、动态精细化的方向变革。

智慧政府在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在于,能够以较小成本降低政府、市场、社会组织和公众之间的信息不完全对称,提高社会需求和服务供给之间的匹配度,并对关键的人员流动、物资流动、财富流动等数据信息做到精准监测;能够利用大数据和智能决策系统为科学决策提供动态的数据支撑,在确保决策的客观性、真实性的同时准确把握社会事件的演进规律和发展趋势,避免传统科层制政府在有限理性基础上的模糊决策、主观决策和经验决策等弊端;能够推动物联传感、智能预测、实时数据分析等新兴信息技术在社会治安、防灾减灾、公共卫生管理等社会治理领域的普及应用,实现社会治理的全环节、全过程预警,避免掉入末端治理和反应性治理的窠臼;能够打破原有的组织边界,采用动态组织结构,增强跨领域、跨部门、跨区域协同能力,实现社会冲突协同处置。

推进智慧政府建设,不仅是互联网、物联网、块数据、数据挖掘、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各种现代化信息技术持续“再造”的过程,而且还是治理理念、治理结构、治理方式与治理能力实现质的飞跃的过程。

嵌入“循数”治理理念。推行改革,理念是先导。社会治理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智慧政府的建立也要以社会需求为导向。与科层制政府、电子政府、数字政府有所不同,智慧政府建设还要求政府采取智慧的服务方式来实现社会需求与政府服务供给的“无缝对接”,这就需要以数据的有效集成和共享为基础,把“循数”治理理念引入智慧政府建设过程中,并将其内化到治理举措中。一是挖掘大数据中有价值、可利用的关联数据,使收集、挖掘、研判、发布、共享大数据成为常态。二是立足“服务群众零距离”的服务理念,让“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或不跑腿”成为常规。三是形成“用数据说话、凭数据决策”的共识,使依靠直觉判断的“经验式决策”转向“智慧式决策”。

打造扁平化的政府组织结构。扁平化组织结构是智慧政府本质的集中体现。尤其在块数据时代,信息传播方式的改变打破了权力的集中,每一个社会个体都变成了媒体源,信息呈现出透明、开放、直接交互和分享的趋势,客观上要求政府组织结构朝着扁平化的方向变革。同时,基于块数据处理技术的政府跨部门数据开放、信息共享的业务协同系统及平台的构建,打破了部门之间各自为政、碎片化以及数据壁垒状态,推进业务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在客观上要求政府组织结构扁平化。唯有建立扁平化的政府组织结构,才能大幅减少管理层次,裁减冗余人员,从而建立一种紧凑、干练的组织结构,让处于组织机构中的顶端和底端的沟通变得容易和便捷。

建立标准化、一体化政务平台。标准化、一体化政务平台是智慧政府的重要载体。打造标准化、一体化政务平台需要从两方面着力。一是打造一个信息共享、业务协同的综合性、一体化的基本公共服务线上平台和虚拟化的办事大厅,该办事大厅承担政务办理的主要功能。虚拟化政务平台必须涵盖多种政务服务事项,厘清各政府部门职能,实现政府各部门业务的协同和政务流程的再造。同时,坚持以用户体验为依据标准,强化数据赋能,为企业和市民量身打造个性化、精准化、主动式服务。二是打造线下的一窗式自助终端,打破传统政府部门冗杂、职能交织的局面,做到一次告知、一表申请、一口受理、一网办理、统一发证,并通过智能自助服务终端的排号、预约、业务查询以及简单业务办理等功能构建,降低行政成本,提升政府整体效能。

提升专业化、复合型治理能力。人才是智慧政府建设的关键。目前,中国政府职能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大多是管理型人才,而熟练运用大数据技术的专业型人才较少。有关报道显示,到2025年中国大数据人才缺口将达到200万人。培养既懂业务又懂大数据技术的复合型人才已经刻不容缓。智慧政府中的人才队伍建设事关核心行动者、中层管理者、街头官僚这三个层级人员的专业能力建设。首先,要让核心行动者接受大数据知识普及和应用技能的相关培训,并将其支持或切身投入作为智慧政府建设的“坚强后盾”。其次,鼓励与高校、企业合作,依托社会化教育资源,开设一些大数据科学方面的中长期课程,打造多层次、复合型的大数据中层管理者人才梯队,并通过绩效考评与奖励来科学规划与推进智慧政府的建设进程。再次,街头官僚是推动智慧政府建设的主要力量。这需要招录、培训直接面对“用户”及处理“海量信息”的一线工作人员,他们在熟练掌握政府组织结构的职能、运作方式的同时,还需具备与工作相符的融合应用大数据的能力和数据挖掘能力。

(作者系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